中文版 | English

国际化经营的华勘院

 

专注技术研究 以技术革新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

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折书群同志先进事迹
 

折书群,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华北有色工程勘察院副总工程师,博士后流动站企业导师。自1989年毕业分配到华北有色工程勘察院,30年来一直在技术岗位上激情工作,在华勘院前几代水文地质先辈的指导下,勇于创新、追求卓越,在华勘院水文地质核心技术的继承和发展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发挥了承先启后的作用。他先后被评为中国有色金属协会勘察大师、中国有色金属行业专家库专家、全国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奖评审专家、河北省安全生产水文地质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初出茅庐显身手
 
在水文技术上有着一技之长的折书群其实并非水文地质科班出身,2003年之前,他一直从事金银饰品质检、矿泉水质检等工作。后来由于工作需要他被调到华勘院岩土勘察公司后,便师从水文大师张永交和勘察大师郭春奎,开始学习水文地质勘探技术。2003年3月,刚被调至工作岗位不久的折书群就参加了河北省滦河冲洪积扇地下水资源勘查与综合治理项目,并于5月份晋升为项目负责人。到达岗位后折书群便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中,带领整个工作团队经过数月的努力拼搏,于2003年11月完成该项目。该项目报告经专家论证会评审后顺利通过,还得到专家的一致好评。这是折书群改行后从事水文地质专业后的第一个项目,它的成功不仅为国家宏观决策、首钢东迁曹妃甸提供了基础性资料,而且对初出茅庐的折书群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2004年2月,折书群临危授命接手蒙古国图木尔廷敖包锌矿南部水源地勘探报告编制,历时20天完成了报告编制。该工程在华勘院振兴与发展中具有重要意义,在当时号称华勘院 “三大战役”第二战役。通过该工程,华勘院根据蒙古高原地理、地质特点及地下水资源的形成及演化规律,总结了一套干旱地区找水经验。
 
2004年4月,折书群被任命为西藏玉龙铜矿水源地勘探项目负责人,他带领工作团队在西藏玉龙铜矿水源地勘探,至2012年,终于完成了供水量4万m/d的水源地勘探,产值2100万元。在八年间他八次挺进青藏高原,在海拔4200以上高原,风餐露宿、挑战生命极限。本工程号称华勘院 “三大战役”第三战役,它的顺利完工,让华勘院对青藏高原高山峡谷区岩溶水文地质特征取得了基本认识并明确了青藏高原找水方向,弥补了国内外该领域研究空白。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名气的不断提升,2010年,折书群受中国国际咨询工程公司邀请,参加了“藏东南有色金属产业基地规划”。会后,折书群向华勘院院提出了开发藏东南地域市场的战略构想,并受到院领导高度重视,最终促成了2011年签订并完成的玉龙铜矿选冶样工程(产值1200万元)、玉龙铜矿水源地勘探工程(产值1600万元)、玉龙铜矿尾矿库勘探工程(产值1100万元)等大型工程项目。
 
技术精湛传薪火
 
2006年后,通过几个项目的锻炼,折书群已从大型水文地质勘察项目负责人成长为同时管理多个项目,往返各个项目工地指导勘探的技术指导者。每到一处工地他都会深入了解现场情况进行指导,并亲自编写每一个由他负责项目的勘探报告。从2006年至2012年他先后编制了山西原平蓝村水源地勘探、安徽李楼铁矿水文地质勘探、蒙古国前巴音钼矿水源地勘探、西藏玉龙铜矿水源地勘探等近20份报告。
 
折书群不仅善于在技术上攻坚克难,他还习惯及时总结生产实践经验,并从理论上探索和发展了水文地质新技术。他也因此作为主编单位工作人员参加了《有色金属矿山水文地质勘探规范》的编制,作为参编单位的代表参加了国家标准《矿区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规范》的编制。他还执笔完成了华北有色工程勘察院水文地质核心技术总结报告——《华勘院水文地质勘探技术》,对60年来形成的华勘院特色的水文地质勘探的思想体系和工作方法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和升华,对华勘院水文地质发展进行了展望,并提出了“一核两翼”构想(以水文地质为核心,以工程地质、环境地质为两翼)。
 
多年来,通过主持不同类型、不同条件、不同特点区域地下水资源评价、供水水文地质勘察、矿区水文地质勘探大型工程项目,折书群的专业技术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并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水文地质勘探思想体系和工作方法。他已能够灵活应用水文地质理论和方法,对地下水系统获取比较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在继承华勘院先辈们提出的地下水空间流场理论的基础上,大胆地突破传统的“非疏即堵”的防治水思维定式,首次提出了 “蘑菇”型地下水流模型和带压开采、边采矿边降压的防治水方案,有力推动了华勘院水文地质核心技术的第四次革新。这种理论于2007年应用于安徽省李楼铁矿水文地质勘探项目,使该矿山在遭受特大突水事故后恢复了生产。2012年至2013年,在指导河北省马城铁矿、田兴大贾庄铁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时,折书群又大胆创新,开创性地将粘性土释水、越流理论应用于“蘑菇”型地下水流模型,使马城铁矿、田兴大贾庄铁矿等大水呆滞矿山得以解限,解放了冀东25亿铁矿石资源。
在传帮带方面,折书群一方面虚心向张永交老师、郭春奎老师学习,另一方面履行使命,对王建国、刘大金、李贵仁等9个技术骨干,从水文地质勘探思想和工作方法方面耐心指导、把华勘院水文地质核心技术传承下来,目前,他们中大多已成长为公司负责人和项目负责人,如今年刘大金主持的云南彝良毛坪铅锌矿帷幕注浆堵水项目产值2.7亿元,王建国主持的云南会泽铅锌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项目产值1600万元。
 
迎难而上破难关
 
2009年8月,折书群被调任刚果(金)公司主任工程师负责Sicomines铜钴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项目。该矿区位于Kolwezi复式推覆体内,强烈的构造作用使区内地层深度破碎,含水层系统为多层结构,透水性不均一,强弱相间,水文条件极其复杂,野外勘探难度极大。特别是2010年春节前后,项目处于攻坚战阶段,野外勘探面临着工期紧、地形条件复杂、物资匮乏、水文勘探技术不成熟和现场管理力量薄弱等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折书群作为现场负责人千方百计想办法解决难题,最终带领大家攻克难关,按照合同如期完成了任务,共完成钻探总进尺75406延米,结算产值1.26亿元。该项目的顺利完成,打破了30多年来欧美学者对矿区水文地质条件认识存在的误区,纠正了以往的错误结论。该研究项目提出了前期以地表井疏干、后期以巷道放水孔疏干的疏干排水系统工程,使矿山恢复了开采。该项目技术成果荣获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二等奖。
 
2011年,华勘院承接了刚果金kolwezi铜钴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项目。该项目产值3480万元,为“短平快”项目,2011年3月15日签定合同。此时作为项目负责的折书群已身经百战,他带领大家很快进入了紧张有序的施工状态。经过五个月的施工,共完成钻孔31个,钻探进尺7205延米,并在9月11日提交了报告,顺利通过了专家评审。该工程的完成开创了华勘院水上深孔钻探先河,改变了一些业主对华勘院钻探水平的质疑,树立了华勘院能打大仗、能打硬仗的良好形象,为华勘院赢得了荣誉。而折书群也在工程实践中学习工程地质知识,对边坡工程地质勘察有了一定了解,完成了边破稳定性评价,提升了自己的技术水平。
 
引领转型促发展
 
随着市场的变化,在开展传统矿区水文地质勘探的同时,华勘院逐渐向矿山防治水水文地质勘探领域转型,并将传统的北方岩溶水系统研究转移到南方岩溶水系统研究,以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华勘院副总工的折书群积极行动,对南方岩溶水系开展科研工作,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2014年10月,折书群应邀赴云南省对彝良县毛坪铅锌矿竖井涌水进行考察。在研究该矿山以往资料后,他对矿山已经部署并正在实施的帷幕注浆工程提出了异议,大胆推断出矿坑水主要来水方向不是南部区域地下水,而是北部区域地下水。业主单位听到他的结论后立刻组织专家进行重新研究并发现了问题,最终叫停矿山帷幕注浆项目。为进一步弄清该矿水文地质情况,委托华勘院实施了产值1028万元的毛坪铅锌矿907震后水文地质研究项目和产值850万元的毛坪铅锌矿南部帷幕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项目。折书群作为专家指导了这两个项目的实施,最后查明矿坑水主要来自方向为西北部和东北部,证明了他的判断,为业主避免了重大投资损失。
 
问题查明了,当务之急便成了如何解决问题。业主又委托华勘院对该矿防治水进行设计。折书群基于多年对南方岩溶水系统的研究经验,创造性地提出了“€%i”型岩溶水系统概念模型,制定了矿山“截堵疏”防治水系统工程方案,并得到了众多水文地质专家的高度认可。该方案为华勘院实施后继的云南省彝良县毛坪铅锌矿南部帷幕试验项目(产值650万元)、北部帷幕线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项目(产值1700万元),北部帷幕试验项目(产值1613万元)、帷幕注浆工程(产值1.25亿元)、会泽铅锌矿深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产值1550万元)等项目奠定了基础,有力促进了华勘院的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