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苏丹尼罗河水利水电大坝坝基勘察项目


 

一、背景

苏丹为解决国内的能源和农业灌溉问题,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在尼罗河上修建水利水电大坝,华勘院抓住了同行还未进入苏丹勘察市场的有利时机,于2006年8月在苏丹注册成立了苏丹勘察公司,并在当年参与了苏丹尼罗河大坝坝基勘查项目的竞标,参与竞标的有3个国外公司和一个苏丹的国内公司,投标后其中3个公司到尼罗河现场踏勘后,认为在尼罗河上施工难度太大而自动退出。华勘院中标后,于2006年12月与苏丹政府主管水利大坝管委会签定了第一个大坝坝基勘察合同。

二、工程概况

2007年5月-2008年12月,苏丹勘察公司在苏丹北部的尼罗河上完成了卡杰班、赛瑞克、撒布路卡、戴尔、达嘎什、蒙各瑞特等6个大坝坝基勘察工程, 2009年3月-2010年1月,又在苏丹南部的尼罗河实施了Bedden (拜登)、Shukoli(舒口里)、Lakki (拉尅)、Fula(弗拉)等4个大坝坝基勘察项目。苏丹勘察公司完成的10个大坝坝基勘察项目,施工勘察孔914个,总进尺25499万延米,现场原位试验和室内试验30多种,工程总费用2.16亿元人民币。

三、特点和难点

1. 华勘院在进和退的两难中选择了进。华勘院实施的苏丹尼罗河大坝坝基勘查项目,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大批钻机、配套设备、生活设施及后备物资全部就位。开工不久,苏丹发生了当地少数人反对政府游行示威事件,还经常对中国在苏丹施工的工地进行袭扰,无奈,大坝坝基勘查工程只能停工。是进还是退,摆在院领导面前的是一个大的难题。若继续留在苏丹施工,一旦与反政府武装发生冲突,危及几十名员工的生命安全,后果不堪设想。如果选择退,不仅经过多年努力开拓出的苏丹地勘市场丢失,带来重大的经济损失,而且将对华勘院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从全局和国际影响力出发,院领导班子决策,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和阻力,坚定华勘院“诚信天下”的立业之本,继续完成尼罗河大坝坝基勘察工程项目,并采取了如下措施:副院长刘新社继续留在苏丹负责全面的调度指挥,相继对苏丹勘察公司充实了部分骨干力量;院长郭春奎亲赴苏丹与苏丹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协商,为保护员工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苏丹政府派武装部队进行保护施工现场,勘察公司也采取了一系列防护措施,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恢复了施工。此后,局长陈江率队到工地进行了慰问,对全体员工是极大地鼓舞。

2.实现了由执行中国勘察规范向执行国际规范的跨越。本次尼罗河大坝坝基勘察项目执行的是英国《BS勘察规范》和美国《ASTM规范》标准,此前,华勘院的工程技术人员从未接触过此类规范,为攻克第一个难题,很快在国内搜集了上百份国际规范标准,在实施勘察项目中组织技术人员系统地学习,最终完全按照德国、英国公司监理要求的规范标准实施每个步骤,包括施工中的技术交流、编录和撰写报告都直接用英文,全部是一次成型,一次通过验收,苏丹、德国和英国监理非常满意,连连称赞OK、OK。

3.在大坝勘察施工中,水上钻探是关键。以前华勘院从未承揽过类似的工程,特别是在世界最大河流之一的尼罗河上勘察施工,且施工区位于尼罗河第三瀑布,水流疾速,礁石林立,为了解决水上钻探平台、水中定位、施工方法和在水中施工60度的斜孔等四个难题,苏丹勘察公司成立了技术攻关小组进行技术攻关,初期将数十个汽油桶连接起来,作为漂浮器材,之后,又用铁板焊成长方形箱子,再连接建造成水上钻探平台,经过多次试验和改造,成功研制出了适合施工的水上平台。水中定位也是一大难点,一开始采用铁锚,后来又采用岸上固定桩锚的办法,由于河面太宽,河底打不进去,固定不住,经过反复试验最终采用2-4吨的重物锚固定平台的方法,终于攻克了困扰多时的技术瓶颈,之后,又大胆创新制作了被德国监理视为“怪物”的“抛锚船”,抛锚定位固定平台效率提高了十几倍,也为后续的施工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科学地采用双管单动及反循环钻井工艺,解决了岩心采取率的难题,满足了甲方对采心率95%的要求。

4.克服了不利的自然环境和条件给施工带来各种困难。克服了长时间在40-50℃高温下施工的困难,采取有效措施使当地的马来热疾病得到了有效地防治,利用各种手段确保了在水上钻探中员工的安全,在苏丹北部完成了尼罗河6个大坝坝基勘察项目后,科学合理地落实了向南部的长途搬迁工作计划,保证了按时开工。